任侠跟沈诗月又聊了几句,就把电话挂了,刚好这个时候,侯志平和崔大勇来了。

  崔大勇最先发问:“老大,到底咋回事儿呀,沈总怎么回来上班了?”

  “没什么怎么回事儿。”任侠非常轻松的解释道:“整个绑架就是虚惊一场,眼下已经解决了,后续警方会处理,我们就不用在意了。”

  崔大勇马上明白了:“沈总早就没事儿了,但没告诉李继伟,而是让任总你知道了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任侠点了点头:“否则我为啥要跟李继伟打赌?!”

  崔大勇回想起来那天绑架经过,还是心有余悸:“沈总到底出啥事了?”

  “我说了没什么。”任侠摇了摇头:“总之,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不要再问了。”

  崔大勇换了一个问题:“话说这一次李总是不是要被炒了?”

  任侠反问:“为什么要炒?”

  崔大勇理所当然的回答:“他可是要对咱们部门下手呀!”

  “你不能指望世界上每个人都喜欢我们。”任侠意味深长的告诉崔大勇:“不喜欢自己的人,还有自己不喜欢的人,学会如何跟他们相处,是人生最重要的一门功课!”

  “我觉得任总说的对。”侯志平一个劲点头:“李继伟不喜欢我们部门,难道换一个人当副总裁,就一定喜欢我们了吗?”

  崔大勇却不这么看:“至少换一个人肯定不敢得罪咱们!”

  任侠很轻松地一笑:“放心,李继伟以后也不敢得罪咱们,这一次已经吸取教训了。如果他没吸取教训,再想办法让他滚蛋也来得及,毕竟沈诗月站在我们这一边。”

  崔大勇想到有沈诗月支持,就放心了:“那就好。”

  “其实李继伟的工作做得还是不错的。”任侠叹了一口气:“公司需要这样的人,他不喜欢我们,不等于我们不能利用他做事,不管什么人只要能给我们创造利益,我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容忍。”

  崔大勇又不明白了:“我们怎么利用他?”

  任侠回答:“他只要能把公司经营好,让大家多赚钱,就是被我们利用了。”

  也就是任侠跟崔大勇和侯志平说着话的同时,陈志民刚好从市区出发,赶到了香顺监狱。

  任侠这两天没再关注秦明华,是因为已经吩咐了陈志民,接下来应该怎么做。

  陈志民算是彻底怕了任侠,眼下做的一切,都是按照任侠的吩咐。

  最近这两天,陈志民没什么动静,其实是在做准备。

  现在准备已经完成,陈志民去找于春龙摊牌了。

  陈志民到了香顺监狱之后,没去见秦明华,其实也没告诉秦明华,自己要来香顺监狱,而是直接找去了于春龙的办公室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于春龙看到陈志民有些意外:“看到华少了吗?”

  “我这一次不是来找华少的。”

  “来找我?”

  “对。”陈志民十分肯定的点了点头,随后拿出手机,当着于春龙的面关机,随后又把手机放得远远地。

  于春龙可不笨,看到陈志民这么做,知道是有重要事情跟自己谈,这是担心被窃听。

  于是,于春龙也关掉了自己的手机,放到一旁:“到底什么事儿?”

  “华少最近表现怎么样?”

  “还能怎么样。”于春龙轻轻哼了一声:“还不是那样吗,按说现在有人在查他的案子,他应该多少收敛点,但他根本不在乎,还是以前那样。”

  “华少总是肆意妄为让我们都很麻烦。”

  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于春龙很小心的打量着陈志民:“我有怨言很正常,可你一直尽心尽力服侍华少,这么说恐怕不太合适吧?”

  陈志民笑了笑,没有正面回应于春龙的话:“话说,我听说你儿子快要结婚了,现在京城做IT工程师,收入应该挺高的吧,买房子不是问题。”

  于春龙的儿子就是所谓北漂族,大学毕业之后一直在京城打工:“他的收入倒是不低,但京城房价实在太高了。”

  “我在京城有套房子,四环以内,位置还说得过去,三室一厅,所在小区也比较新,非常适合当婚房。”陈志民试探着提出:“有没有兴趣?”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按照市场价卖给你。”陈志民呵呵一笑:“咱们走正式流程,该交的手续费、契税什么的一分不少,当然我不真的收你的钱。”

  “你说的这样一套房子,怎么也得几千万,我拿你这么大的好处,你是有什么重要事儿让我办?”还没等陈志民回答,于春龙又道:“这套房子确实不错,不过我不能要!”

  陈志民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  “关于秦明华的所有事儿,只要是能办的,先前刘振东已经办完了,我也就是因循旧制。可以说,除此之外我也没什么还能再做的了……”于春龙拖着长音,缓缓说道:“不管你还想让我做什么,我都可以明白告诉你,办不到。”

  “原来你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  “刘振东已经翻船了,现在很多人都在盯着,如果秦明华出现任何变化,用脚趾头也能想到肯定是我暗中操作。刘振东就是我的前车之鉴,只怕到时候不但秦明华的事儿办不成,我自己也要倒霉……”于春龙一边说,一边不住摇头:“所以你的好意我还是心领了!”

  “你误会了。”

  “误会什么了?”

  “我不是让你给秦明华办事儿。”

  “难道……你是让我给你办事儿?”

  “对。”陈志民缓缓点了一下头:“你刚才有一句话说对了,刘振东就是前车之鉴,他不是无缘无故就翻船的,而是被人给搞了。虽然说,他自杀之后好像再也没出其他事儿,大家都相安无事,但也只是暂时的。别忘了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,包括你我和其他很多人,刘振东翻船不可能不连累其他人,不过眼下危机还没有完全爆发。我相信秦明华不会平安走出这座监狱,越是临近秦明华出狱那天,大家就越危险。”

  于春龙有些警惕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陈志民非常干脆地回答:“干掉秦明华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21072/137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