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山也赞同这种想法,但是有一个很严峻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,就是没有钱。

  唐吉德慵懒道:“没钱咱在这商量啥,这年头还有没钱能办的事?”

  电视电台宣传是需要大量金钱投入的,几百万下去连个响都未必能够听到,可高山现在根本拿不出这钱。

  他还留了些钱,但这笔钱不能动,都是用来保证中医院医护人员基本开销的。

  高山白了眼唐吉德,训斥道:“就你废话多,这事情就交给你了,你就负责中医院的宣传,没有病人你就是硬拉也给我拉来。”

  李朝康和华宇点头赞同高山的提议。

  唐吉德则欲哭无泪,抱怨道:“老大,你这不是再难为我呢吗?”

  “我是老大,我就难为你了。”

  唐吉德蔫头无奈,既然老大都不想理了,他也没啥好说。

  三天后,高山中医院正式在江南市开院接诊,虽然唐吉德的宣传方案还没有提出,但是还是先正式开院,不然大家闲着也都无所事事。

  所有人都很开心,因为这代表着他们正式在江南市安家工作了。

  中医院的人都是从东河市过来的,东河市永远的回不去了,这里就是他们的新家.

  所有人陪着中医院一起在新的地方再次开院也都很开心。

  大家在一起欢闹了一阵子,待喧闹过后则是冷清,因为一天下来一个病人都没有。

  只是刚开始放鞭炮的发送礼品的时候有些附近的人过来围观,但围观过后就都散去了,也没人进到医院瞧病。

  原本,高山觉得中医院太小了,现在看来似乎是他眼界有些过高了。

  这里毕竟和东河市不同。

  他在东河市有人脉有靠山,而且也有着一定的知名度,因此不愁没有病人。

  但是他在江南市就是个雏鸟,人生地不熟的,根本没什么人会来捧场。

  中医院的医护人员第一天的工作就是在打苍蝇打蚊子,除此之外没任何事情可做。

  到了第二天,中医院接诊了第一个病人。

  这病人还是唐吉德从外面生拉硬拽来的,听说不强制消费才抱着试试的态度进到中医院。

  病人一直都是战战兢兢的,因为他一人被十几人围着,哪里能不心慌,都有种进了黑店要被做人肉包子的感觉。

  好在到最后也没有什么强制的检查项目,只是待要开药的时候才要求其缴费。

  “你们带我来的那小哥说不用花钱的。”

  替他诊治的李朝康点头道:“没错,我们到现在也没让你花一毛钱吧,但是你买药总得花钱吧。”

  “那我不看了。”

  一听到要花钱,大爷就急了,起身就要走。

  “你先别急着走,听我慢慢说。”李朝康又将大家拉回来摁住,让人将门关好,防止他跑了。

  好不容易来个病人,怎么可能让他跑掉。

  这可是江南市高山中医院的第一个患者,是有一定纪念意义的。

  大爷则更慌了,确定自己是进了黑店,这都不让出门了。

  李朝康满脸堆笑,让护士倒了杯开水递给大爷,耐心讲解道:“大爷,你身体虽没大毛病,但是有很多年轻时候坐下的病根,需要将身体好好调理调理才行,这样等你退休后就可以带带孙子、安度晚年。

  若是你再不注意调整,等到你六七十岁的时候那就会坐下大病了,不仅自己受苦,还要拖累子孙,划不来。”

  大爷看了眼李朝康,又环顾了下左右的人。

  虽然每个人都面带笑容,但笑的让他感觉瘆得慌。

  他也去过医院,可没见过哪家医院是这样的,还是感觉进了黑店,有种上当受骗了的感觉。

  大爷迟疑了下,觉得这钱还是不能花。

  钱都是辛辛苦苦攒下来的,被人骗去一毛都心疼。

  不过大爷也不敢太刚硬,毕竟他势单力薄,而是解释道:“小伙子,你这话说的就不中听了,好像在咒我似的。再有,我出门也没带钱啊,下次我再来,我还有事就先走了。”

  大爷刚一起身,又被李朝康给摁住了。

  李朝康也是无语了,继续解释道:“大爷,你没带钱可以扫码支付,这年头还有几个揣现今的了。不过我知道您实际就是对我不信任,我给你开的药也才二百多块,够一周疗程,也不多,您就试试吧。”

  大爷有些动摇,因为钱的确不多。

  可转念又一想,钱再少也不能被骗,不能向恶势力低头。

  “算了,算了,我该去买菜了,家里老婆子还等着我的菜呢。”大爷起身就要走。

  再次被摁住后,大爷也有些慌了,略显哀求的道:“小伙子,你要骗就去骗年轻人,骗我们这些老年人干啥啊,良心不会痛吗?”

  李朝康欲哭无泪,他哪里受得了这种冤枉,说道:“大爷,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,你可以不信我,但总不能说要骗你啊。今天我给你免费开七天的药,不用你花一分钱,你要是觉得效果好的话,回头帮我宣传下总行吧!”

  既然是第一位患者,就当大酬宾了吧,给他免费诊病。

  “那……行吧!”大爷听后答应了下来。

  李朝康更无语了,这大爷还一副很勉强的样子。

  李朝康为大爷开了药,然后让护士带着大爷去抓药,又恭恭敬敬的将其送出了门。

  不管如何,高山中医院正式开院后总算是迎来了第一个患者,也算是个好的开始了。

  没想到的是过一会,唐吉德回来,推门质问李朝康:“你对大爷做什么了,把大爷吓的够呛,见到我撒腿就跑。”

  唐吉德将大爷送到李朝康手上便出去了,回来路上正好碰到大爷,看去大爷似乎再扔一包东西。

  唐吉德准备上去打个招呼,可没想到大爷像见鬼似的狂跑,边跑边叫救命。

  他也没敢再追,不然估计现在被带去局子里了。

  “我什么也没干啊,而且还白赠了他七天的药,没收一分钱。”

  唐吉德提起手中的袋子,问道:“是这些药吧?”

  李朝康上前检查了下,点头道:“没错,怎么在你手里。”

  这些药就是大爷扔的东西。

  唐吉德当时不敢再追大爷,就去垃圾箱那边看他扔的是什么,结果发现是一些中药。

  (//)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21137/76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