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长老,他们怕有毒,让你先尝一口。”巨人说。

  “你大爷!”苗长老怒骂。

  “那什么,我是您孙子辈的。”巨人委婉提醒他。

  “我…”

  算了,苗长老不与他计较。

  他轻抿一口,舌头沾了一点点酒液,尝了尝,“嗯,是不错。”

  “你尝到了吗?”后面巨人问他一句,但还是接过酒瓶,轻尝一口,递给后面的巨人。

  他们把两瓶酒分了。

  至于最后一瓶酒,苗长老儿子饮半瓶,余下的递给后面的兄弟。

  “是真的有灵力。”他儿子说。

  后面的巨人如久旱逢甘霖,有的巨人只是舔了舔,就高兴的不得了。

  “好喝,真好喝。”他们交口称赞,

  两瓶半的酒传来传去去,大半天才喝完,把空酒瓶还到余生手里。

  前面几个喝得多的巨人有了精神,再也不是方才病恹恹的,尤其苗长老孙子,生龙活虎起来。

  余生把酒瓶放妥了,又把瓶盖收集起来。

  “好了,开始干活儿吧。”余生说。

  他们收了烧烤摊,把四个巨人引进山洞,让他们把用不上的石头搬出去,把地面或磨,或砸平。

  “在半夜的时候,会有人把饭菜给你们送过来。”余生说。

  吩咐罢,余生打着呵欠,领着叶子高他们穿过咫尺之门回去休息去了,留四个巨人目瞪口呆。

  他们对着咫尺之门研究半天,摔了几跤后,回去老实干活了。

  回到客栈的余生,正好碰见游览归来的清姨。

  余生几天不曾挨床了,一直睡不踏实,顾不上多说,拉着清姨上阁楼,先睡为敬。

  叶子高想让羊腰子有用武之地,见余生上楼后,委婉的对黑妞说:“咱们去睡吧?”

  黑妞大约没听明白,坐在长桌旁,为自己倒一杯茶,“睡什么睡,天刚黑。”

  “我是说,咱们一起去睡。”叶子高咬字很重。

  “我精神正好呢,来,你给我讲讲,你们怎么遇见巨人的?”黑妞兴致勃勃。

  “上床也能讲,咱们…”

  “他想睡你!”老乞丐在外面喊,“真是的,婆婆妈妈,有这功夫,儿子早生出来了。”

  “噗”,黑妞一口茶水喷出来。

  “什么,你想睡我?!”

  黑妞站起来,吓的叶子高往后躲。

  “好你个椰子糕,我还没睡你呢,你倒找上门来了。”黑妞瞪着他。

  “呃…”

  叶子高看着黑妞,他知道他家黑妞豪爽,但这样太豪爽了吧。

  “那什么,要不,你睡我?”叶子高说。

  “这么不要脸的请求你都说得出口!看来你是诚心的,那我勉为其难的答应了。”

  黑妞说罢,拉住叶子高,“走,咱们上楼去。”

  刚走几步,黑妞又把他拉回来,“俺娘说了,上床以后会下蛋的。”

  “呃…”叶子高一愣,“那,城主,她…”

  “东荒王乃龙神,我们不同,我们是蛇化龙,虽然修炼成了龙,但论根上,还得从蛋开始。”

  “也行吧。”叶子高无奈。

  “蛋生下来,不能让我一个人孵,你也得孵。”黑妞说。

  “不是,我,孵蛋?!”叶子高心说这去哪儿说理去。

  “当然,父母谁也不能缺失,这样孩子才能健康。”黑妞言之凿凿,“我对此深有体会。”

  “体会?!”叶子高又一愣,难道黑妞孵过蛋了?

365bet官网投注官网  “嗯啊,我爹,那个老不正经的,不孵我,居然帮别人孵蛋去了,在我心里留下很大阴影,我恨他一辈子!”

  “哦。”叶子高松一口气。

  “所以,这蛋咱们得一起孵。”黑妞说。

  “行吧。”叶子高点头。

  话都说到这份上,叶子高再不答应,就成黑妞他爹了。

  “还有,蛋孵出来以后,得跟我姓。”黑妞说。

  “凭什么?”叶子高问,“我们老叶家十八代单传,不能在我这儿断了。”

  “你看吧,肯定是因为你们老叶家这姓不好,所以才十八代单传的,换一个姓,指不定就否极泰来了。”

  “还有这说法?”叶子高目瞪口呆。

  “再者说,你的姓一点儿不霸气,跟我的独孤姓,等报上名来的时候,多霸气。”黑妞得意的说。

  “我信了你的邪。”叶子高说,“对了,你不是很你爹吗?”

  “对呀。”黑妞莫名其妙,不知道为什么说起这个。

  “那现在有个让你报复你爹的机会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“让他断子绝孙。”叶子高说,“你的蛋姓叶,他独孤家不就断了?”

  黑妞沉吟一下,“别说,你说的还是有道理的。”

  “走!”黑妞拉着叶子高,“咱们上床去。”

  他们上了楼,留下富难在他们身后目瞪口呆,这他娘的也行?

  正好,精卫从后厨出来,把饭菜端给客栈的客人,“快帮忙呀,愣着干什么?”

  “哦,哦。”富难跟着精卫过去帮忙。

  把菜端给客人,退回来的时候,富难悄悄地问:“咱们,一起去下蛋怎么样?”

  按理说,鸟儿也是下蛋的。

  “下蛋,下什么蛋?”精卫莫名其妙。

  “就下那个蛋,跟你姓的那个…”富难委婉的提醒他。

  “跟我姓?”精卫思考一下,“精蛋?”

  “是不大好听,还是跟我姓吧。”富难说。

  “富蛋?”精卫疑惑。

  富难不知道怎么解释了,“嘘嘘。”他招呼在门口的老乞丐。

  老乞丐回头,不屑的看着他,“干什么?”

  “下蛋。”富难提醒他。

  老乞丐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精卫,“他想吃鸡蛋。”

  “自己煮去,我正忙呢。”精卫说。

  “不是。”富难想到自己将成为客栈的珍惜动物,鼓起勇气,“那什么,咱俩今晚一起睡?”

  “禽兽!!”

  精卫把端着的东西一股脑塞给富难,“噔噔”上楼去了。

  富难回头瞪老乞丐一眼,“你他娘的,耳朵该灵的时候灵,不该灵的时候不灵。”

  老乞丐翻白眼,“你可以禽兽不如。”

  富难一怔。

  在禽兽和禽兽不如之间,他徘徊一整夜,最后迷迷糊糊睡着了。

  翌日,富难早早起来,在后院打水时,遇见了狗子。

  从狗子狗窝里一同出来的,还有两条小母狗。

  富难更忧伤了。

  这忧伤没持续多长时间。

  难回到客栈的时候,见叶子高顶着俩特别黑,甚至重影的黑眼圈,坐在长桌旁。

  “我去,不至于吧。”富难说,“昨夜战斗这么激烈?”

  “呵呵。”叶子高不想说话。

  床是上了。

  但在黑妞眼中,上床就上床,再上人就不对了。

  重影黑眼圈,由此而来。

  :。: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2731/120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