待到杜梁回来之后,李姨娘已经昏过去三回了。

  但是,两个婢女可是不管。

  昏了是吧?

  抽醒了,接着跪。

  杜梁回来,为了安里的和睦,哪里敢多管李姨娘的事情。

  最后还是杜老太太听说,人晕过去了,怎么样也抽不醒,怕出了人命。

  这才让人把人接了出来,送回院子里,请了大夫安顿了一下。

  东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却是嗤笑一声。

  所以,这就是区别对待。

  孟南乔当初跪祠堂,晕倒了,被送回来,是靠自己硬挺着醒过来,只是没多久就去了。

  杜老太太说了,临近年关,请大夫不吉利。

  轮到李姨娘这里,便是李姨娘干出这种恶心的事情,可是杜老太太还是给请了大夫。

  东姝呵呵两声,便不再多管。

  明天,孟南乔会正式向杜府提出和离。

  杜家琰在自己手上,杜府不同意也得同意。

  而且钱知府也会过来。

  郢州城里,处处都透着年的喜悦与吉庆。

  可是杜府里,暗中云涌不断。

  一夜之后,又是一场大雪。

  早起之时,雪还在飘落。

  不过雪势已经小了。

  东姝早早起身,稍稍锻炼了一会儿,然后这才洗漱换了衣服。

  经过这段时间的调理,孟南乔的身体如今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。

  虽然还是有些弱,但是至少,不会再病倒在床。

  王嬷嬷每天都会过来瞧瞧,这是杜太太的意思。

  东姝默许了她的这种行为。

  不过她最多就是看看杜家琰是不是安好。

  然后回却报消息罢了。

  今天过来的迟了些,不过东姝却并不在意。

  孟南乔换了一身妃色的长裙,看着气色好极了。

  “你去回了太太,就说我和离已经写好了,让她派了人过来,与我对接一下嫁妆,待官府的文书下来之后,我便直接离开杜府。”孟南乔站在廊下,声音缓缓而出。

  王嬷嬷原本是想低调看了人走的。

  结果,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愣了一下。

  转过头去看,见廊下的姑娘,再不似是从前的死气沉沉,甚至透着几分少女的明艳,王嬷嬷还愣了一下。

  不一样了。

  不管是孟南乔,还是孟北嫣,全部都不一样了。

  可是王嬷嬷就是个跑腿办事儿的,她管不了这些事情。

  所以,如今听了消息,马上老实的表示自己明白了。

  接着回去找杜太太。

  杜太太正在跟二房太太还有杜老太太商量着,什么时候去钱知府那里拜访,还有就是……

  长平府那边,是不是也得派人去送了礼。

  派谁去比较好。

  毕竟这种事情……

  在没有准确的消息之前,还是低调一些的好。

  结果,这个时候,王嬷嬷带了消息回来了。

  “什么,和离?”杜太太根本没想到,孟南乔想闹着要和离。

  原本还以为,把杜家琰压在他们手里,让这姐妹俩出了气就好。

  左右,人还在他们府上。

  只要他们将杜家琰弄回来,她不把这姐妹搞死,她就不是杜家琰的亲娘。

  可是,人还没救回来呢,孟南乔那边先发难了。

  杜老太太一听,面色也不太好看。

  你可以闹,可以抓人,可以这样,可以那样。

  但是,你不能和离,不能把我们杜家的脸皮往地上摔。

  在府里,怎么样闹,都没关系。

  但是,闹到外面,让杜家没了脸。

  杜老太太可是不会放过他们。

  “呵,还想和离,要么自己拿着休书滚蛋,要么就老实的给我守在院里别出来,还想和离,做梦去吧。”杜老太太恶狠狠的开口,说完之后,还狠狠的啐了一口。

  杜太太十分赞同的点头:“对,听老太太的,就这么回了她。”

  “太太太太太……”结果,这个时候,外间的一个婢女,有些慌张的跑了回来。

  杜太太原本就被孟南乔主动和离的事情,弄所心神不宁,心情也不太好。

  正准备喝斥,却听婢女飞快的接着说道:“知府大人带着人过来了,不过却是直接奔着少奶奶的院子去了,老爷正陪着过去,命奴婢过来通报一声。”

  杜太太听完,差点没原地去世。

  所以,孟南乔主动提和离,看来这是有所倚仗?

  可是也不对啊。

  那钱知府,怎么样也不可能向着孟南乔啊。

  不过知府大人来了,杜家原本就心虚。

  这个时候,也不敢怎么样。

  杜太太整理了一下衣服,告别了杜老太太,便脚步匆匆的过去。

  杜老太太自恃身份,并没有张罗着过去。

  杜二太太,身份不够,所以也不太好过去。

  婆媳两个人互看一眼,然后杜老太太重重的叹了口气。

  这会儿,孟南乔的小院里,倒是热闹了起来。

  之所以,和离之事拖了这么久。

  当然是因为孟南乔在中间运作了一下。

  杜梁拿了钱知府的小辫子,然后准备投诚长平知府的事情,被孟南乔巧妙的安排了一下,然后被钱知府知道了,还查了出来。

  凡事做过总有踪迹的。

  特别是杜梁和长平知府之间的信件还不少呢。

  稍稍一查,就能查出来一些。

  钱知府暂时还不能撕破了脸。

  因为他还需要筹谋一番,同时看看,能不能借着这个势反咬一口。

  孟南乔这个时候,及时的抛出了一条消息。

  孟知府从前有旧友在长平府为官,而且品阶只在知府之下。

  想来是很愿意与钱知府合作,拉新知府下马,然后自己上位当知府。

  孟南乔表示,自己可以帮忙牵线。

  钱知府很识趣的问了孟南乔的要求。

  一听说,只是为帮着主持着和离事件,钱知府觉得小事一桩。

  所以,今天就过来了。

  他一来,杜梁心里本来就虚,这会儿更虚了。

  一直到孟南乔的院里。

  这才看到,孟南乔写好的和离书。

  还有被收拾的干净的杜家琰。

  相比大半个月前,意气风发,一派风流的杜家琰。

  如今的杜家琰,沉默,不说话,阴冷,还带着几分怯懦。

  看到杜梁之后,甚至连招呼也不打,礼也不见。

  杜梁忧心着,自己拿了钱知府小辫子的事情,倒是一时没注意这些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61172/2761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