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呵,你以为我只有被动接受的命?”

  楚天阔不服气的笑着,指尖突然爆出尖锐如匕首的指甲:“看到没有,血族天赋。”

  “我知道你是一半血族一半人类的混血种,但是我的血统也不比你差太多,”恭子说,“我的血统可以追溯到绳文时代,我的先祖是创造日本的诸位神灵之一。你的血统不一定能够制住我。”

  “我从没想过制住你,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。”

  楚天阔说:“生来就背负着牺牲的命运,到底是怎样的心灵让你一直坚持到现在?”

  “什么心灵?不过是与生俱来的活下去的本能,以及想要的东西就得自己想办法抓到手的执着!”

  恭子说:“别看我长得吊儿郎当,其实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!倒是你,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是吗?”

  “呵!呵呵!”

  楚天阔冷笑一声,说:“你听过蝙蝠的故事吗?”

  “蝙蝠的故事?”

  恭子皱眉。

  楚天阔自顾自地说下去:

  很久以前,鸟类和走兽,因为发生一点争执,就爆发了战争。并且,双方僵持,各不相让。

  有一次,双方交战,鸟类战胜了。蝙蝠突然出现在鸟类的堡垒。

  “各位,恭禧啊!能将那些粗暴的走兽打败,真是英雄啊!我有翅膀又能飞,所以是鸟的伙伴!请大家多多指教!”

  这时,鸟类非常需要新伙伴的加入,以增强实力。所以很欢迎蝙蝠的加入。

  可使蝙蝠是个胆小鬼,等到战争开始,便不露面,躲在一旁观战。后来,当走兽战胜鸟类时,走兽们高声地唱着胜利的歌。蝙蝠却又突然出现在走兽的营区。

  “各位恭禧!把鸟类打败!实在太棒了!我是老鼠的同类,也是走兽!敬请大家多多指教!”

  走兽们也很乐意的将蝙蝠纳入自己的同伴群中。

  于是,每当走兽们胜利,蝙蝠就加入走兽。每当鸟类们打赢,却又成为鸟类们的伙伴。

  最后战争结束了,走兽和鸟类言归和好,双方都知道了蝙蝠的行为。当蝙蝠再度出现在鸟类的世界时,鸟类很不客气的对他说:“你不是鸟类!”

  被鸟类赶出来的蝙蝠只好来到走兽的世界,走兽们则说:“你不是走兽!”并赶走了蝙蝠。

  这下蝙蝠既得罪了胎生的哺乳动物们,也得罪了卵生的鸟儿,使得白天都不敢出门,只有到了晚上,才敢偷偷出来觅食。

  “讲这么一大通,到底想解释什么?”

  “什么都不想解释。”

  楚天阔说:“人类觉得我是异类,血族也觉得我是异类,对两个种族而言,我就是蝙蝠,可以同时依附于两边但又同时不属于两边。更要命的是,蝙蝠可以黑夜出来,我却连黑夜出来的资格都没有,因为血族是黑夜行动的。”

  “……听着确实有点惨。”

  恭子同情的说着。

  楚天阔:“最可怜的是我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利,我的父母把我生下来时的时候可以问过我想不想要这样的人生,我被他们生下来,从此接受不属于我的命运……”

  “人生本就是如此,没有人能决定自己的出生,”恭子说,“我也不想生在这个家庭,生来就背上很长很长的过去,但是我同样没有选择的权利,这是我一生下来就得到的责任同时也是世界送给我的最好的礼物。”

  “你居然觉得这是礼物?”

  楚天阔惊讶。

  恭子:“难道不把它当成礼物却当成责任?人是没有选择命运的权力的,既然命运选择了我,我也只能走下去,除非有一天——”

  她看向叶伊:“她是能改变一切的力量,但是未必是我的力量。”

  “……你把改变未来的希望寄托在她身上?”

  “不可以吗?!”

  恭子冷笑。

  楚天阔不言语。

  他知道她的话是有道理的,但是如果他承认了她的话,他就必须退出这场竞争,哪怕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是一场没有第二个结果的注定失败的竞争。

  “你还是执迷不悟。”恭子说,“永恒并不是永恒,但是想要打败永恒却是绝对不可能的。”

  “你——”

  楚天阔面色发冷。

  叶伊走过来,对楚天阔说:“她没有说错,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打败永恒,除了永恒本身。”

  “但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!”

  楚天阔不服气地说着:“我是永恒的一部分!如果世间真的有力量能够击败永恒,那必定是我的力量。”

  “你太自大了。”

  恭子转身,走向餐厅。

  楚天阔不服气的追上去,试图说服恭子。

  叶伊看到这一幕,却露出会心的笑容。

  腾蛇不懂,问叶伊:“为什么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?”

  “当然要开心,”叶伊说,“我最好的朋友们可能有更加亲密的关系,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吗?”

  “……我不太懂你的意思呢!”

  腾蛇小心翼翼地说。

  叶伊:“意思就是说他们可能爱上彼此,我的压力会减轻许多。”

  “……这事值得开心吗!”

  腾蛇拉长脸。

  叶伊: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,我不可能爱上除他以外的任何人,在这种前提下,任何爱上我的人都会悲剧。为了降低悲剧的数据,我必须想办法让无意中喜欢上我的人开始喜欢别人,这一来,也算是皆大欢喜。”

  “确实是皆大欢喜……”

  腾蛇的脸拉得更长了。

  叶伊只能把它的下巴合上,提醒说:“注意下影响!你现在的样子很难看。”

  “反正我就是个长得很难看的蛇,有什么大不了!”

  “你是龙!”

  叶伊提醒说:“别自暴自弃把自己当成蛇。”

  “那你曾经把我当成是龙吗?呜呜呜~”

  腾蛇委屈地留下豆子大的眼泪。

  叶伊:“……你其实是装可怜吧!是不是!”

  腾蛇尴尬一笑,说:“真不好意思,被你看穿了。”

  “是你的演技太拙劣了!”

  叶伊已经不想责备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。

  腾蛇见状,越发蹬鼻子上脸,讨好说:“主人,我们能不能……”

  “不能!”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61308/172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