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宝信嫁进谢家这三年,不是在生孩子就是在生孩子的路上,中间还夹杂着各种战事。

  总之不管是萧宝信还是谢琰,都不曾出现在族牒上。

  这在世人眼中无疑是谢家对萧宝信的不认可,尽管建康城热闹实在太多,但无论萧家还是谢家,那是芝麻绿豆大点儿的事都会被无限放大,无数人等着看两家的热闹。

  所以,即便有种种正当理由萧宝信不在族牒之上,依然有不少人说嘴。

  谢显是不在乎自己的名声的,大不了以后清算呗。跑不了这个也少不了那个,都在他心里呢。脑子太好也是怪没办法的,什么事都记太牢。

  可萧宝信不一样,谢显爱惜她的名声更甚于自己。

  尤其在谢氏族人中也有这样的传话,更令他不能等闲视之。

  他就不理解了,难道他表现的还不够明显,怎么还有人认为他是在心里看不上萧宝信,不认可她。他都要她顶脑袋瓜顶上了!

  笑话他的时候,说他畏虎如虎,宠妻无度,怎么轮到说他家夫人了,又开始扯他根本是利用萧家,打心眼里看不上她?

  讲点儿道理吗?

  不是他吹,他谢显要想达到什么目的,难道还要出卖自己的身体、色相?

  瞧不起谁呢?

  趁着难得有空间,跟萧宝信打声招呼,直接拖家带口去下下邳了。

  说他可以,说他家夫人那是绝对不行的,不能留给任何人说嘴的地方。

  萧宝信倒是无所谓,谢显要是不提,她都忘了还有上族牒这种事。谁让她小门小户的,也没经过这个,都不懂。

  外面再有闲言碎语敢没人敢在她面前提,没挨过揍吗?

  采薇也没在她面前提过,却不知道是也没听说过,还是觉得一切在谢显宠妻面前都是浮云,当笑话给放过去了就不得而知了。

  反正,上族牒也不是什么坏事儿,没有推辞的道理啊。

  难得出趟城,萧宝信权当外出游玩了,只是和老儿子谢琰却是头一次在一起,母子俩都有几分别扭。

  好在谢显是个体贴的,全程除了和萧宝信在闲聊,就是在照顾谢琰。

  跟他说说家里的事儿,朝里的事儿,反正得着什么说什么。

  要不是知道老儿子根底,萧宝信都以为谢显有病呢,跟个不到两岁的孩子说这么深奥又离谱的东西。

  ……不对,谢显也不知道啊。

  这么早就让谢琰接触这些,是不是太过份了?

  望子成龙,也不能这么望的啊,脖子得抻成面条那么长吗?

  萧宝信和谢琰心里都有点儿忐忑,亲相公(亲爹)这到底是看出来还是没看出来,纯粹是谢家传代的基本操作?

  就这么早慧的?

  没办法,谢显那不是一般人,别人那一沓脑子撂一块儿都不一定能赶得上他。

  不能怪他们多心,这位本来就是个多心人。

  最后连谢族长看到,下巴都砸地上了。

  “玄晖啊,你这是不是有点儿太早了,说什么君子之道……他这么点儿个小人知道什么是君子,什么是道?”

  说话胡子都要揪掉了。

  他这族长是多没有面子,孩子都生俩了,才到他跟前见着。

  长的的确是俊,一个赛一个的俊。

  但再看一看萧宝信和谢显那脸,也就不惊讶了,父母长的好,根在这儿呢,长在这样也就不稀奇了。

  要说稀奇,那得说玄晖媳妇,长的稀奇的好看。

  族长六七十年的阅历,这点儿审美还是有的。不禁心里就在嘟咕,怪不得当初谢显是顶着全族,全建康城的舆论压力娶的,有资本。

  当然,也是先皇帝恩宠隆盛,不然就世庶不婚这一条,谢显这前程都得没了。

  为了个美人……那也算是豁出去了。

  “……你呀,太急了。你当年再早慧,再聪明,你阿爹可也没这么早就和你说这些。一个小孩子,太早接触那些没好处,黑暗。”

  谢显:“我看他挺爱听的,就当故事讲了。”

  谢琰:这真不赖我,谁让你讲的太生动,深入人心哪。

  下邳距离建康不过五六百里的距离,乘船顺流直下不过一日一夜的距离。

  四月二十二清晨从建康出发,二十四将近午时的时候便到了。

  谢氏族长派了家里的长子带着十数人去迎接,直到见面摆足了族长的谱,摆明了你虽然是朝中重臣,呼风唤雨,但我是族长,我为尊。

  就是接待过后,酒足饭饱,聊到了谢琰,脸上才算有了笑模样。老脸一笑,满是纹路。

  前世谢琰是晕船的,坐不得船,一坐上去就吐的天昏地暗,但这辈子可能是遗传了萧宝信天生的好体格,一路上欢蹦乱跳,滋味别提多爽了。

  谢琰天生的讨好人的性格,从前世就是,心思是有的,但这性格却是幼年形成的。

  没办法,虽然是太子,但亲爹的儿子太多,不讨好不行啊。

  以至于就这性格跟了他一辈子都改不了,总想要个好名声,好印象,这辈子也一样,在家里讨好谢显,袁夫人和谢母,出了建康城看见谢族长,又把谢族长给哄了个乖乖隆的呼。对谢显哪里还有半点儿不满——

  再不满,就是不满把谢琰带回来太晚,相见恨晚!

  这孩子,长的漂亮,性格乖巧,聪慧,还会看眼色,好好培养那比谢显可是前途无量。

  谢族长这辈子就没看好过谢显,聪慧过人,但是太过冷傲孤高,从小就给人难以亲近的感觉。

  当然,这是他这辈子唯一看走眼。

  当初想的什么为难谢显,那都抛在了九宵云外,不给上族牒都不行。要不是没有下午开祠堂的规矩,他老直接就要亲字动笔给写上了,简直不要太热情。

  “君子有九思:视思明,听思聪,色思温,貌思恭……”谢琰那小嘴巴巴就说开了。

  谢族长那嘴张的都快能塞进一整条鱼了,小舌头都能看着了。

  萧宝信不在,被族中妇人给围着看稀罕物似的,不然她能在旁边一脚把他给踹飞。太招摇,太嚣张。

  你是真的小孩子吗?

  装小卖萌也就算了,还显摆?你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,还当过皇帝的,懂些个学问,有什么好显摆的吗?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61320/777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