至于大哥……则有些一言难尽了!

  说句实话,他这位大哥无论是能力还是人品真是不咋地。

  大哥一直妒忌他被老头子选为继承人,甚至在暗地里埋怨老头子偏心,这些他心里都十分清楚。

  而且对于他大哥平常在暗地里所做的那些小动作,他也并非真的一无所知。

  只是碍于兄弟情份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,同时也是不想让老头子为难,所以一直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。

  但老头子不是向来喜欢装糊涂的嘛,怎么突然这样提醒他了?

  莫非老头发现了什么?

  “小深险些被绑架一事,至今还没有查到幕后黑手,还是小心一些为好。”章家主眼神闪微,提醒了一句。

  “莫件那件事与大哥有关?”章三少突然想到了什么,脸色变得铁青。

  想到儿子险些遭到绑架一事,至今还未查到幕后黑手,心里不禁有些烦燥了起来。

  而老头的提醒,让他忍不住会猜测这事可能与他大哥有关,毕竟大哥对于老头子选他做继承人一事,一直耿耿于怀。

  难保他不会利用小深来打击他,最好是逼他犯下一些错误,好让他失去继承人的资格。

  当然,他更希望自己这是想多了,毕竟他们是亲兄弟,不到非不得已,他并不希望发生兄弟相残的事。

  “我并没有这样说,你为什么会这么想?”章家主闻言,神色不由一僵,随即若无其事地说道。

  “爸也怀疑大哥了吧?否则您不会特意提醒我一句。”章三少这话并非是疑惑句,而是肯定句。

  章家主闻言,不禁沉默了,他的确有所怀疑,毕竟大儿子有那个动机,而且当初小儿子一家的行踪知道的人并不多。

  大儿子和二儿子都中知情人之一,他怀疑是大儿子动的手,但没有证据,再时也不希望是大儿子动的手。

  至于二儿子,在目前看来应该是无害的,只是这人心难测,利益动人心,难保他不会有什么想法或是被人挑拨离间。

  只希望是他杞人忧天吧,毕竟他真的不希望看到兄弟相残的事发生。

  “但愿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动的手……”片刻之后,章家主才幽幽的叹了口气,算是默认了小儿子的话。

  “总之,你要负责保护好小深的安全,别再被人钻了空子了。”

  “是,爸,我知道了!”

  与此同时,宗渺也问起了这件事:“对了,淮深哥,之前绑架你的幕后黑手查到了么?”

  “没有!”章淮深摇摇头,说道:“我怀疑是我大伯动的手,不过没有证据。”

  若是章家主和章三少听到这话,肯定会大吃一惊的。

  章淮深对于别人的眼神十分敏感,他知道大伯不喜欢他爸爸也不喜欢他,每次看他的眼神都让他感觉很不舒服,所以他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大伯。

  至于他二伯……看他的眼神则有些复杂,让人看不懂,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敌意。

  “你大伯?你爸爸和你大伯的关系不好吗?”宗渺问道,心里却隐约猜到了什么。

  像章家这样的豪门,一但涉及到利益的情况下,兄弟相残这样的事并不少见。

  “嗯,我大伯对于我爸爸身为继承人一事,向来颇有微辞,他不太喜欢我。”章淮深突然有种想和宗渺倾诉的**,这些话他连对父母都没有说过。

  不知为何,从他第一眼见到宗渺开始,便对她有种莫名的信任,似乎潜意识中有个声音告诉他,她是可信之人。

  而事实证明,他的眼光的确不错,宗渺是个可以信任的朋友,每当他有什么心事的时候,总喜欢和宗渺倾诉。

  或许是因为他们是同龄人,又同属于一类人(高智高天才)的缘故吧,和她聊天总能让他感觉很轻松。

  “原来如此,那你可得小心点他了!”宗渺点点头,没有对他的话提出质疑,这是他们之间的默契。

  “嗯,我知道的。”

  “对了,等过段时间,我打算学习黑_客技术,你有没有兴趣一起学?”宗渺又道,这项技术在现代还是非常有用的。

  等她‘学会’了黑_客技术之后,以后想查点什么的时候,可就方便多了。

  “好,一起学!”章淮深听到她的建议,眼神闪过一丝意动,若是他学会了这个,想查什么可就方便多了。

  他这人向来不喜欢太过被动,偏偏他现在因为年纪小的缘份,想查点什么还得靠大人才行。

  就这样,两人又订了一个新的目标,不过这次可不是看书便可以学会的,所以章淮深让他爸爸帮忙找一位师教他们。

  章三少给他找的是一位排行第二,代号为an的黑_客高手。

  至于为什么找的是第二的,而不是第一的,是因为排行第一那位,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,并不好请。

  而an起初也不太愿意带徒弟,但有道是‘有钱能使鬼推磨’,再加上章三少告诉他,他要教的这两个徒弟都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。

  an一听也升起了兴趣,想知道这两个徒弟是否真如章三少所说的那般,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,于是同意先试试。

  就这样,章淮深和宗渺两人正式多了一位师父,而an也从一开始的不情愿,到后来的欣喜若狂。

  因为他发现这两位徒弟,比他想象中更加聪明,那学习的速度简直堪称妖孽,甚至还懂得举一反三。

  于是an在教两人的时候,也颇为用心,完全是倾囊相授的那种,等将来两人的技术都超过他时,他也不知该喜还是该忧。

  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  当宗渺告诉宗父自己最近炒股赚了不少钱,并打到他的银行卡之后,宗父惊讶地问道:“渺渺,你什么时候还学会了炒股了?”

  “还有,你的本钱是哪来的?是找小深借的吗?”

  宗父对于小女儿时不时给他带来的‘惊喜’,早已习已为常了,所以才那么快便接受了这件事。

  “嗯,我前阵子学的,我找淮深哥借了一块钱,已经连本带利还给他了。”宗渺一五一十地交待了过程。

  当宗父查了一下自己的银行余额时,看到数字上那一串零,顿时有些不淡定了:“个、十、百、千、万、十万、百万……”

  五百万!!!

  他该不会是在做梦吧?

欢迎大家访问:猪猪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xs839.com/book/64367/1227/